您好,歡迎訪問企紅網
咨詢熱線:0535-6687821
  • 首頁 >其他 > 文章詳細

    普通未注冊商標的保護

    發布日期:2019-07-03 10:52:11 作者:企紅網 【關閉】
    • 分享:

     
        雖然普通未注冊商標的商譽價值不大,在使用中也存在混亂局面且不易公示,相對而言,對其保護的動力不足,保護的措施也不具有可行性,甚至從經濟上考慮其不得對抗注冊并使用的商標,但對于普通未注冊商標也要有適度保護。保護考量的核心要素在于商譽利用或者損害和商標搶注惡意以及搶注帶來的尋租經濟。
        我國《商標法》第15條關于代理關系中商標注冊可撤銷的規定,同樣可以作為普通未注冊商標保護的法律依據。這種代理關系不僅涉及到商標服務的代理,而且涉及到商品或者服務銷售、商標許可等意義上的廣義代理關系。
        在重慶正通藥業有限公司、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與四川華蜀動物藥業有限公司商標行政糾紛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認為,為消除分歧,正確適用法律,可以通過《商標法》第15條規定的立法過程、立法意圖以及參照相關國際條約的規定等確定其含義。該條規定系2001年10月27日修改的《商標法》增加的內容。
        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長王眾孚受國務院委托于2000年12月22日在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上所做的《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修正案(草案)〉的說明》指出,《巴黎公約》第6條之7要求禁止商標所有人的代理人或者代表人未經商標所有人授權,以自己的名義注冊該商標,并禁止使用。據此,并考慮到我國惡意注冊他人商標現象日益增多的實際情況,草案增加了第15條。《商標法》第15條的規定既是為了履行《巴黎公約》第6條之7規定的條約義務,又是為了禁止代理人或者代表人惡意注冊他人商標的行為。根據《巴黎公約》第6條之7第1項規定的權威性注釋、有關成員國的通常做法和我國相關行政執法的一貫態度,《巴黎公約》第6條之7的“代理人”和“代表人”應當作廣義的解釋,包括總經銷、總代理等特殊銷售關系意義上的代理人或者代表人。
        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國際貿易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9條關于“人民法院審理國際貿易行政案件所適用的法律、行政法規的具體條文存在兩種以上的合理解釋,其中有一種解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或者參加的國際條約的有關規定相一致的,應當選擇與國際條約的有關規定相一致的解釋,但中華人民共和國聲明保留的條款除外”的規定,《巴黎公約》第6條之7規定的“代理人”的含義,可以作為解釋我國《商標法》第15條規定的重要參考依據。根據上述立法過程、立法意圖、《巴黎公約》的規定以及參照上述司法解釋精神,為制止因特殊經銷關系而知悉或使用他人商標的銷售代理人或代表人違背誠實信用原則、搶注他人注冊商標的行為,《商標法》第15條規定的代理人應當作廣義的理解,不只限于接受商標注冊申請人或者商標注冊人委托、在委托權限范圍內代理商標注冊等事宜的商標代理人、代表人,而且還包括總經銷(獨家經銷)、總代理(獨家代理)等特殊銷售代理關系意義上的代理人、代表人。
        在此基礎上,商標法司法解釋再一次擴大了代理關系的范圍,即有些搶注行為發生在代理、代表關系尚在磋商的階段,即搶注在先,代理、代表關系形成在后,此時應將其視為代理人、代表人的搶注行為;與上述代理人或者代表人有串通合謀搶注行為的商標注冊申請人,可以視其為代理人或者代表人。對于串通合謀搶注行為,可以視情況根據商標注冊申請人與上述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之間的特定身份關系等進行推定。本條適用范圍的一再擴大,更進一步地透視了該條的立法宗旨。對代理關系中未注冊商標的保護是基于一個邏輯前提,即在代理關系中,商標搶注人對于授權人的商標使用狀況比較了解,肯定知曉未注冊商標的存在,搶注人存在著主觀惡性。因此,在知曉未注冊商標存在的情況下,搶注他人的商標仍然構成可撤銷的理由,不論商標的價值狀態如何,只是代理關系暗含知曉這一主觀狀態的最常見、也是最基本的語境。從抽象意義上看,該條的代理關系是一種商標搶注人可以明確知曉未注冊商標存在的特定關系,任何滿足這一質的規定性的特定關系都能適用本條規定,比如股東、合伙人等與企業之間的特殊關系也能暗含知曉未注冊商標的存在。
        只有經過條文的一般化,該條對于普通未注冊商標的保護才能滿足需要。實際上,這也是商業經營誠實信用原則的要求,在我國《商標法》的第3次修改過程中,有學者指出應當進一步加大維護誠實信用原則的力度,就是在更宏觀的層次上來探討商標權的合理安排與商標功能的正當發揮問題。
    相關閱讀
    熊猫厨神怎么玩